更多与色戒(全本)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色戒(全本)  作者:缚瑾 书号:48683  时间:2019-5-24  字数:5291 
上一章   大结局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下一章 ( 没有了 )
  祝臣舟在入冬时,咳血的情况愈来愈重,这差不多一年时间他脸色从最开始的黄白到青白再到如今毫无血的惨白,他终闭关在办公室不分夜审批文件合约,他开始戴着墨镜或者口罩给员工和高层开会,媒体千方百计想要得到他一张照片,却难如登天。

  祝臣舟的身体消瘦得可怕,颧骨已经凹陷进去,每天要咳出许多血,可不论孟奇光怎样劝诫,他就是不肯去医院就诊,孟奇光急得打碎了他手边的咖啡,他站在原地红着眼眶问他到底为什么拒绝治疗,为什么还在抽烟喝酒,又为什么以继夜不眠不休。

  祝臣舟看着地上破碎的碗盏,还有一滩棕黑色的咖啡,他声音无比低沉虚弱“奇光,人为什么要活着。”

  孟奇光根本没有多想这个问题,他想也不想便口而出“活着不是信念,是每个人被生下来都必须的经历,不活着难道去死吗?多少人想活却活不了,能活着为什么不好好去活?”

  “我想和那些想活却不得不面对死亡的人换。”

  祝臣舟合上手中的资料薄,他盯着封皮那三个字愣神,这三个是他名字,是沈筝在一天凌晨亲手写上去的,那时他半睡半醒,她进来送牛,她为他披上毯,在封皮写了他名字,他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现在也想不清楚,但他记得她一笔一划写下时,角笑得非常美,是她最美的时候。

  “我一直觉得人定胜天,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我掌控不了、是我做不到的。后来我知道,生死我无法掌控,我只能听从安排,沈筝的死让我垮了,你看到的祝臣舟,和真正的他不一样,你没有看到当他自己一个人时,是什么模样。我为了不再重复吕慈的悲剧,拼了命向上爬,我从最底层挣扎到今天,我拥有了权势金钱,可最后我还是改变不了第二次悲剧,而这一次都是我一手造成,我怨不了任何人。我不能对她不公平,吕慈的仇我报了,难道她的仇就放下吗。不能放,我也要报,我只能朝我自己索命,因为我是凶手。”

  孟奇光忽然哑了声。

  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心意已决的人,都会心甘情愿屏蔽掉所有声音让自己变为一个聋子。

  他知道祝臣舟听不进去任何人劝诫,因为孟奇光在他眼底只看到了绝望和平静,没有一丝求生的渴望,更没有一点光彩。

  就像,一个已经要死去的人。

  在和他的灵魂做最后的共舞,最后的忏悔。

  据说一个新生命的降生,就意味着一颗星星的陨落,而那颗陨落的星,来自于另外一条消失的生命。

  梁七抱着她刚出生一天早产的儿子,正望着窗外失神。

  她七个月前嫁人,丈夫是一名司机。

  她和他早就认识,可那时候梁七心高气傲,在春风港无限风光,爱慕她的公子官宦十里长街排到外城,她怎么看得上没钱没势又浑身土气的他,她连看都懒得看。

  可她记忆里没有他,他却当当都是她。

  不是因为她漂亮,更不是因为她花名在外,而是他见过她最惨的时候,褪去了光鲜亮丽落魄无比的时候。

  被灌醉了酒吐得一身污秽,被扇肿了脸哭得双眼发红,被撕破了衣服的地方全部是伤,她坐在车上哭,或者坐在车上笑,他都从一方小小的后视镜看在眼里。

  别人骂她,骂所有这个圈子里的狐狸,唯独他没有,他那时在想,骂她的女人未必有她的坚强,恨她的女人未必就没有她更可恨。

  他年少清贫,一个人到海城闯,没车没房,任职一个出租公司,一天两百块钱的份子钱,早出晚归揣到自己口袋里的钱不过几十。

  他一个月吃两次,每天两顿饭,住着六百一个月没窗户的筒子楼,洗个澡排好长的队,厕所夏天臭气熏天,苍蝇比人指甲盖都大。

  他不曾觉得人生没有希望,可也不曾对待未来充希望,他属于活得很糊涂,很简单,没什么大抱负,不会偷摸狗违法违纪,也不会幻想一夜暴富左拥右抱。

  如果不是他三十五岁这年遇到梁七,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也不想娶老婆,也不会有女人愿意嫁给居无定所穷困潦倒的他。

  他给她开了两年夜车,无论刮风下雨秋冬夏,她只要到春风港上班,他就会默默等在门口的巷子口,有时候为了等她,他会推掉很大的活,少赚百八十块是常有的事,可他不后悔,因为每当梁七拉开车门坐上来,将那一身香气弥漫在车厢的霎那,他就觉得生命真美好,到处都是希望。

  他对她没有非分之想,至少没有下占有的念头,但他想娶她,想给她开一辈子车。

  对了,他对梁七表白的话,就是“我想给你开一辈子车。”

  梁七那时候还没认识祝臣舟,但她早就听说了他,她对他的仰慕和关注已经到了一天不能缺少的地步,狂热而执着,她每天都会看他的新闻,向许多达官显贵打听他消息,她羡慕一个叫沈筝的女人,可又从骨子里瞧不起她,可怜她,梁七想,如果给她机会认识祝臣舟,她一定会把他拴得牢牢的,让他神魂颠倒。

  甚至做好了成为他情人的打算,她愿意,只要这个男人是祝臣舟,她都愿意。

  所以她听到他说这句话,她觉得很好笑,很恶心。

  怎么会有这么没出息的男人呢,想做一辈子司机吗?

  她拒绝了他,丝毫不留情面,说的每个字都无比难听,像刀子进了他肺腑和心脏,她转身离开,扔了一沓钱在他脸上,他被那坚硬锐利的钱币边缘刮破了脸,火烧火燎的,跟被烤过了似的,细长的伤口就在眼睛旁边,他甚至看到了渗出的一丝血珠。

  他没捡那些钱,也没喊她,他就直直的站在那里,一直到梁七的身影被夜没,再也看不到。

  从前没发现还有这么一号人对自己图谋不轨,等知道了以后,梁七就开始有意无意在下班走出春风港去看看巷子口,她心里默默数了五十七,她已经五十七天没看见他了。

  那个傻里傻气的大个子,还真消失了。

  梁七觉得如释重负,还好他不是穷得胆子大没完没了扰她的地痞,她继续她的生活,使出浑身解数追求祝臣舟,也一次次被创伤被打击,她因为他那一块是血迹的丝帕幡然醒悟,这世上每一段感情都有它的定数,你也许不是败给了光,不是败给了顺序,而是败给了命。

  你命中就没有资格得到他。

  你命中就注定输给别人。

  梁七活了将近二十七年,她没想到自己最终会嫁给这样一个其貌不扬一无所有的男人,她曾想过,她最终的结局该是某个苍老的男人,还有一栋豪华的房子,享用不完的金钱,或者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一套温馨的小公寓,一份薪水不高但可以生活的工作。

  唯独没想到,她会选择一个奔走在大街上揽活有今天没明天温都困难的夜行司机。

  人的选择不是左就是右,一念之间,你可能会觉得失望,但这个选择比你不失望能轻松很多。

  崔婕二十九岁这年终于怀孕了,算不上高龄,但也不年轻了,理所应当母凭子贵,她男人承诺会在巴厘岛为她举办一场奢华而隆重的婚礼,按照她的子,她一定会喜极而泣用超高演技在朋友圈大肆张扬炫耀,多少年的情妇终于彻底熬出头,跟过数不清的男人,竟然还能当正室,还嫁得风风光光,她成为继苏玫之后又一个被情妇圈子奉为奇迹和标杆的女人。

  但她出乎意料反应很平静,甚至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她捂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坐在聂灵和苏玫对面,彼时海城黄昏六因为季节天黑得很早,十字路口的路灯已经亮起,将冗长宽阔的街道照得陈旧而泛白。

  聂灵搅拌着茶里的珍珠“崔婕熬出头了,就看我能不能早转正,你是不知道,你这场战役打得漂亮,把你男人前任老婆打得落花水,咱们圈子再传捷报,姐妹儿都意志高昂,盼着走上你和苏姐的老路,光明正大当有钱男人老婆,以后不用偷偷摸摸的,担心挨打挨骂。”

  崔婕从坤包内摸出一盒女士香烟,她刚要出一,忽然想起孩子,她又了回去。

  她把烟盒丢到桌上,连同打火机扔向橱窗外,有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车从上面碾而过,立刻发出碎裂炸开的脆响“习惯还真是可怕的一件事,如影随形,你只要不去触碰,就觉得浑身难受,可还必须戒掉。”

  苏玫说“如果沈筝还在,我也不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日子太难熬。人永远不知足,拥有了亲情还想要爱情,拥有了爱情又渴望友情,得不到哪一个,就不停动。”

  聂灵在她们说话时目光不经意扫过远处摩天大楼上的led显示屏,她看清楚里面的人后,便立刻定格住,祝臣舟头上戴着一顶宽大的黑色帽子,他半张脸都被遮盖住,只出嘴那部分,聂灵惊讶发现祝臣舟好像比之前苍白了许多,白的吓人。

  她拍了下桌子,指着屏幕对崔婕和苏玫大声说“他怎么这样了,他是不是得病了?”

  苏玫看也没看,她沉默无声盯着手上的石榴汁,崔婕只掠了一眼,她冷笑说“他活不长了,遭了报应。”

  聂灵金主是萨利介绍的,来自比利时,经常国内国外来回跑,自然带着聂灵,她在国内时间不多,半年回来一次,一次小住十几天,所以她不太清楚国内的新闻事件,更不要说祝臣舟时刻被置于巨文保护下,媒体都不太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崔婕先生人脉很广,而且投资了两家市级三甲医院,多少都有点人,想打探消息还是不难,祝臣舟会诊的单子崔婕也见过,她看到诊断一栏填写的病症,的确很吃惊,按说有钱人都怕死,很惜命,她以为祸害一千年,祝臣舟可死不了,这些人都死光了,他都会安然无恙,没想到沈筝下一个就是他。

  她知道他是积郁成疾,她也知道他想沈筝,他自己甘愿被报应折磨,不然以他的权势和能力,到国外治疗也不一定会走上绝路,可他放弃了,她没听到他要救治的风声,他仍旧忙碌在公事上,忍受着那种挖心蚀骨的巨痛。

  大概女人都心软,崔婕和苏玫都恨不起来他。

  其实祝臣舟也没有错,沈筝的结局,都是天注定,她就这个命。

  她和祝臣舟本来就不该开始,这是孽缘,自然要有孽债,债都要还,谁也逃不掉。

  沈筝下辈子一定是花仙子。

  否则她的墓园不会盛开那么多鲜花,空气很香,夕阳很暖,漫山遍野都是他思夜想的身影。

  祝臣舟伸出手在空中去捞去抓,那一个个或者回眸或者静坐的沈筝,就像隐形的泡沫,在他指尖刚刚触碰到他还不曾感觉温热时,便幻灭得无影无踪。

  祝臣舟苦笑一声将手收回,他进口袋里,静默注视着沈筝墓碑上那张小小的照片。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对吗。”

  他说话时口中灌入强烈的北风,喉咙发间剧烈咳了起来,他掏出一块白色丝帕堵住嘴,咳了大概几秒钟,他拿开时丝帕上沾了一大块血迹,他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反应,将丝帕叠好重新回口袋里。

  他继续看着照片说“我昨晚又梦到了你,你牵着一个男孩,他很小,白白,穿着红色的唐装,他不哭不闹,脸色惨白,他安静看着我,我知道他是祝谨,因为他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想听他喊我一声爸爸,可你忽然说,我没有资格这样要求,因为是我残忍不救他。你对我说,让我放开,你不想夜夜被我纠着,你想要忘掉我。”

  祝臣舟说到这里倏而哭出声音,他双手埋住自己的脸,他哭得肩膀抖动起来“我不想你忘了我。哪怕恨,恨也好,什么都好。”

  他说完这句话,一个大男人忽然像孩子般哭得痛不生。

  祝臣舟有太多话要讲,但到嘴边除了对不起他再发不出一个字,所有的言语都苍白到他觉得可,他不知道沈筝的灵魂是否还在,或者说这世上到底存在不存在转世,他从不相信这些,但他忽然很希望这都是真的,至少她还没有魂飞魄散,至少他的痛苦他的怀念他的悔恨,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是他永远的遗憾,至死方休。

  祝臣舟脸惨白跪在墓前,他手指颤抖在她巧的相片上轻轻抚摸,他很想告诉她。

  那一天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你着高耸的腹部浑身都是血,头发散开铺在我膝上,你脸色惨白,哭着问我,这世上就没有一件你害怕的事吗,一件都没有吗?

  我只说了有,却没有告诉你是什么。

  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掌控全天下,掌控一切,却唯独漏算了你的死。

  你怎么都没有再坚持一下,问问我怕什么。

  我会告诉你,我一定会告诉你,我怕自己失去你。

  ——祝臣舟怕他的世界从此没有沈筝,可这毒咒最终还是应验。

  她将在余下的时光里住他,不得解,不得释怀。
上一章   色戒(全本)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的女孩超级修理大师奉子时代:拒绝宠亿万甜心前夫,请你入撒娇妈咪最好超级保镖在都都市超级异能都市悍刀行医武高手
色戒(全本)大结局天若有情天亦老免费下载,色戒(全本)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色戒(全本)》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